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ノ塚

——给我翅膀,带我翱翔;赐我力量,允我入葬。

 
 
 

日志

 
 
关于我

【飾音妃名】镜音爱+黑岩本命。个人漫评+台词听写+资料整理翻译+私人创作+UTAU调教。美感至上。(当前头像与首页图id=11071336)

网易考拉推荐

悲しむより | 比起悲伤。  

2014-04-09 00:02:39|  分类: ║焰色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因为想着差不多是时候动手了,最近便开始不自觉地考虑话都该从何说起。

或许是正处雨季的缘故,很多事情都被这个同时可以被称作季节的天气刻上了印记。除此之外,便是无数次不厌其烦地浮现在脑海里的某篇日志开头提到的煮蛙效应。较真地回头点开看了看,那时竟然也是雨季。只是当时我将其称作连绵细雨,那么便必定与今年如愤怒的咆哮般一阵阵刷洗这个世界的骤雨不一样,截然不一样。

 

只是有一点,相比起说出于个人的美感,更准确地说应该是出于人的惰性。直至深圳在几个月内太过愉悦地反复轮回四季到人们已经没有兴趣津津有味地(让这词看起来用得很小学生绝对是教育制度的错因为用在这里明明是如此地恰如其分)将其谈起的四月份,我依然还没撤掉多次在心里决定撤掉的最信赖的冬被和手上持有的最暖和的羽绒衣。可见在这整整一年里我在某些方面没有任何长进,不,应该说在某些根本的方面没有任何长进。

但这里还是稍微为自己做些辩解吧。

因为在这样的日子里的某一天醒过来时自己写过这么一句话:この世に温かみのあることを、お忘れなく。

将某种想法以文字的形式在某个地方确切地留下其形态对某类特定的人(太矫情了虽然我就是世界上最矫情的人哈哈)我来说是一种仪式,所以在这个仪式的效力用尽之前并没有打算忘记这世界存在不需要依靠另一个生物的绝不会背叛的温暖所以务必在脆弱的时候保持沉默以阻止自己任何向有生命的存在乞求安慰。

因此,在这里也对在恰如其分的严寒里递来自己从未知晓的温暖与HAPPY ENDING的错觉告知自己尚未发现的弱点这种疫苗般的善举略表感谢,因为曾一度获得的信息就已经没有再次获取的必要了。

 

而关于我引以为豪的个性(要是为此被人揍一顿就不划算了)这种扭曲的心理,意料之中也是意料之外地并没有像原先以为的那样不被自己以外的任何人以正式的态度去读取。因为那天在人山人海、狂风肆虐的华强北地铁口,哥哥说了「反正你就是没法跟别人待太长时间恨不得立即回家躲在自己的房间里!」这么一句话一举震惊了自己的妹妹和女友。当时不可遏制地涌上心头的悲伤除了出于与哥哥之间多了一种被称作伤害的互相见证存在的新方式以外,更多的必然是出于终于有了一个别的人准确到毫无悬念地道出我的真实现状。只是,那个人是也只能是与自己最为相似的哥哥,这样的结果就如同总会输给奇迹的时代的篮球赛那样落空一小份无名的期待。

在目前的记忆与感知的储存中,没法从这个现实世界获得任何努力前行、存活下去的力量对我来说是一个普遍的结论。面对它,是一个单方面消耗的过程。即便我依然有想要深爱的人们、想要珍惜的时间,但相比起从另外一个世界获取能量的艰难与缓慢,现实的消耗速度之快到了可谓凄惨的地步。我要沉默着回归到黑暗中蓄势多久,才能换来跟你们好好相处的一刻。所以,我也想多跟你们一起逛逛这个多彩的世界,但是已经极限了……如果可以,能先给我些时间吗……

……这般脆弱。

 

 但将这点移到另一条平行线上的现实方面的话。

存活于这个世界的不安,诱导出潜意识中自我保护的方式,在记忆已经不甚清晰却留下了确切的文字(可见记忆是多么地不可靠)的一年前的毕设经历里有过清晰的形态。而在毕业后这九个月的挣扎中越来越明显的自我怀疑终于在补完《囮物语》之后终于有了一个帅气到残忍的收尾。

「 受害者,同时也是加害者。」

「总是一副无辜的样子,等待别人出手相救。」

 以错不在自己这种清白的自我宣言自然地立于受害者的立场并得到将过错归咎于他人的权利从而等待看似理所当然的救援,这种现实一击即溃的屏障,让我在一个地方花费了一个月牺牲健康并再以一个月的康复作为附赠品然后在另一个地方用两个月耗尽自己以及家人的精神力量破产狼狈逃回关外,让这里的淳朴民风、善良和平治愈自己已经全然失去战斗力的躯壳与内心并让这没有任何希望的日常里一遍遍淡淡地洗刷着自己的热情与梦想,并最后坐在被社会权势誓死相逼的被告席上,等待仲裁法官的一句「遇上这样的企业只能说是运气不好」之后,才学会去怀疑。

能力榨取。辱骂,诋毁。中伤,诬陷。背叛。

自己会对明明没有做错什么却成为受害者的状况心生自责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呢。是的,从被告知是自己的单纯与信任将自己陷入这个境地的那一刻、知道什么都没有做错却也什么都没有做对开始。

因为,不够强大,这一点一定是自己的错。

所以终于,对眼前身边的人眼睁睁地看着有人陷入自己伸手拉一把就可以解救的困境时只是从语言上略表同情而没有以实际行动相助的这每一天开始释然了,那天回答哥哥说嗯还好终于可以准时下班了的时候电话那头说要知道你以前还有连家都回不了的时候我也能够爽朗地挥手擦掉眼角的泪滴真心哈哈大笑了。

 

好像慢慢地开始没有人在意我的标题了。

比如先前用Left would be Right的时候。真是的,难得我拿出这么低级的把戏来等你们拆穿。

不过这里也只是想顺便说一下「比起悲伤」里面「悲伤」不是名词,而是动词。所以为了挑明这一点在前面还加了日文以便起注解作用(关于这一点我是绝不会承认这是因为想不出英文翻译才这么做的)。

而且,好像换了博客风格迎接这大半年的缺席还没有提过相关的话题的样子所以就强调一下主题句吧。

这篇日志不管以怎样的方式,好歹把要说的话说出来了,以个人坚持不移的美感也没有那么不合格的样子所以就这样了吧。大概是许久不写的缘故,记录的文字比想象中更加累人。

 

 

最后——

 

 

再见,XP!

 

 

 

悲しむより | 比起悲伤。 - 飾音ヒナ - 花ノ塚

 

  评论这张
 
阅读(305)| 评论(5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