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ノ塚

——给我翅膀,带我翱翔;赐我力量,允我入葬。

 
 
 

日志

 
 
关于我

【飾音妃名】镜音爱+黑岩本命。个人漫评+台词听写+资料整理翻译+私人创作+UTAU调教。美感至上。(当前头像与首页图id=11071336)

网易考拉推荐

貓貓:肆年。殘顔。  

2012-04-16 13:15:04|  分类: ║轮回印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致——

—————家族·貓—————



°

誰人曾說

頭頂的雲朵是我們心中被吞噬的純白色

所以每一次的烏雲密佈

都會伸出利爪扯起無數人的嘴角

笑得肆虐交錯


生日快乐°

這是貓貓一直追討的回饋,於是這便是生日賀文了。你會在裏面讀出什麽,是我最感興趣的部份。


殘顏°

下方流水涓涓。

如同你口中的話語流淌清晨與黃昏與日落與破曉的不息。

把視線從水流中移到旁邊你的側臉,凝視著你眼中灑滿均勻的黃昏色。

在心裡默念:

剛剛那句話,前幾天你就已經開始說了。

但我沒有說出口。

因為即使你一直一直說下去,也沒關係。

你那麼執著。


視線盡頭的斷壁殘垣。

你一直在。或者一直不在。

偶爾跋山涉水前去看看能夠一直佔有你眼光的景色。

跟你並排坐著,就知道牆腳下的溪水其實很淺。

但是看著你失焦的雙眼,我便努力想要看穿那層薄薄的溪水越過地表的界限衝破九層熔岩望出一道深淵。

可惜失敗了。

大概那種壯觀只有你能夠看見。


更多是在沉睡的時間里聽到你的故事。

因為上次你前來喚醒我的時刻已經太過久遠,佈滿灰塵。

我想你會慢慢忘記我的存在。

如同遵循命運一般。

然後你在紙上寫下:沒事的,別擔心。

多好的證明,證明我的存在。


那個小鎮從前一直很荒蕪。

你開口說道。

我說我知道,故事的開頭和結局都是一個荒蕪的小鎮。

然後你稍微扯起嘴角,便沒有接著往下說。

我轉身跳下殘垣,重新陷入沉睡。

因為你的聲音已經前往另外一個領域,不屬於我的聽力範圍。


但是如果下次你推開我上方的玻璃棺蓋,我便想告訴你那句話的後續。

故事的開頭和結局都是一個荒蕪的小鎮。

但你在斑駁的牆上寫下了扣人心弦的跌宕起伏。

只是那些人還沒來得及知曉,就被你的歎息層層覆蓋。

你讓黑白荒蕪變得富麗堂皇,你讓轟轟烈烈變得平凡無奇。

其實,我該讓你繼續說下去的。


忘了外面的世界在你手下翻天覆地的曾經。

那大概是水晶棺的惡作劇。

手上脆弱的細線,在泛白的空氣中微微發亮。

像是你曾經的高聲呐喊。

尖細的氣流洶湧地穿過耳膜消失不見,只留下茫然的痛感恍如千年之前。


在抬頭看著你眼中的夕陽時,我曾經問過。

存在的證明怎麼辦。

你誇張地開口,一字一頓。

隨後我便化成無數的水滴墜落,融化一切回憶還原最初的形態。

隔斷回首。

這便是故事的結局,逃離你真實模樣的終章。



——————契約者·Eitelkeit——————

——上——



名字°

Eitelkeit。貓貓專屬的、我的名字。

在此之前是人偶的E·AIR

但是後來改了。貓貓對新的名字很不滿意。我沒有理會。

Eitelkeit有虛飾、驕傲的含義,正如同這個名字代表的我的一部份與貓貓的關係。

虛幻,飄渺,各自高傲。

然後印證消散的牽絆。


賀文°

一直不想為貓貓寫文,因為覺得這不能代表什麽。

甚至連交情深淺關係如何都不能代表。

但是貓貓本人卻一直堅持。

用融合了命令與哀求與強迫與期待的雜亂無章卻讓人能一眼明瞭的語氣堅持。

我說,該說的我已經在文章的評論里說完了。

我說,該寫時我會寫的。

我說,我不想寫。

然後,我寫了。


上文《殘顏》部份是賀文正文,說實話寫得很不順利。

就像是組合這些文字時外面炎熱的天氣和日夜混沌的日子帶來粘膩煩悶的質感,然後撒上會立即被溫熱的冰水。

零碎的敘事,似懂非懂的劇情,虛無縹緲的記憶,不得其解。

足以讓寫的人和看的人都難受不已。

但是你知道嗎貓貓,這篇文章的摸樣恰好是我眼中和你之間的記憶的準確描述,毫無誤差。

你看,我們就是這樣的。

或者,你是這樣的。



貓貓°

貓貓的形象一直都不完整,但卻駕馭著以一個人的力量難以到達的美學境界。

她能將想要呈現的世界用超過常人的耐心將其放大無數倍展示在某個角落,等待有人來看沒有人來看。

這一點,我一直都是欣賞的。

即使從最開始在旁邊歡呼著一一回應變成現在猶如過客般緘默不語。

如果在開始的時候為你寫些什麽,定然不會是現在的感覺。

但是如今我回望走過的全程,你就是這隻撕開狂亂的外表后隱藏的落寞的獸。


看著你執著的文字,想像喧天的噪聲中不安定的身影。

但是每當我轉身離去,都會無一例外地變成定格的單色景象。

你持續的不安,讓知曉的人從此心安。

因為能夠更加讓人接受的,是有你風格的你。

所以我後來都不想做些什麽。

甚至只是回應也沒有。


跟你有關的一切都讓人很難受,阻礙呼吸的那種難受。

文字是,情感也是。

所以一直避免涉及太多。

我有想過你會在我的文字里看到什麽,失望、不解、茫然、還是無力。

但是都沒關係。

沒關係的貓貓。

我覺得很好。這便是你存在的、我的證明。


——————姐姐·飾音——————

——上——



貓貓:肆年。殘顔。 - 飾音ヒナ - The Game

  评论这张
 
阅读(487)| 评论(6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