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ノ塚

——给我翅膀,带我翱翔;赐我力量,允我入葬。

 
 
 

日志

 
 
关于我

【飾音妃名】镜音爱+黑岩本命。个人漫评+台词听写+资料整理翻译+私人创作+UTAU调教。美感至上。(当前头像与首页图id=11071336)

网易考拉推荐

请带我离开。  

2012-11-10 16:35:57|  分类: ║焰色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准备好,我又要开始废话了。】

不管什么时候,都免不了在开口之前行动之前不断衡量着别人会怎么看待自己。只是,不止听一个人说过,没有人会一直关注你。所以开场白就不写那么长了……虽然结果还是写了。

曾对很多人说过很多次不要忘记最原始的自己的模样、不要忘记自己心底最初的渴望,打着为他人而行动的口号最终什么结论都会得不到。但是结果,到最后忘记初衷的人竟然就是自己,但也因此找到了将他人作为行动的理由:我重要的人在支持我并期待着有一天我能成功,所以希望那一天到来时跟他们分享的是好消息。然后这一点立即被推翻:如果追求的前方并不是名为成功的宣判,没有人会因为我的无悔的失败而失望。

不管怎么样,在意不来的事情就不要在意了吧。(这货说的跟做的不一样)

请带我离开。 - 飾音ヒナ - 花葬里



【如果我开始讨厌这条早已习惯的轨道。】

记得曾经被人说过有被害者妄想。

九月十月的校园是一个动荡的时节,我在追求新的未来的路上播下了鲜活的种子,小心而勤奋地培育着这繁盛的生命。然后,不小心太把自己当回事,以为身边的别人有义务来珍惜自己爱护的一切,所以一直很脆弱敏感地抗拒身边一丝丝不和的讯息,心底生出细密的触手干扰着理智的运行。

一直都相信自己用亲身经历得来的行事原则,并相信这里面带着一定程度的善良和温柔,结果却越来越发现很多时候这样的自己招致的是强撑的无奈与只有自己才承认的平等。曾经深爱着充满缺陷的自己,极力否认所有的存在都没有对错甚至没有优劣,但是现在却发现自己走得太远,以至于即使去承认被这些混沌粘稠的情绪缠绕思绪只是自己的常态也慢慢无法忍受它占据我生活的太大比例。

我不希望自己一直是测量着这个小世界的面积筛选着来人和去者的管理员了。



【等待遇见离开的理由。】

「不懂的话,就由我来告诉你吧。」

那时迷恋上了说出这句话的人,而且因为这句话而开始相信,相信自己终于能踏上不只我一个人开辟的道路,相信他能够给我力量冲破这个自我囚禁的世界。然后慢慢地有一天,开始只能遥望他的背影、沉默地回首充满憧憬的曾经。

辗转思索过后,强词夺理还是胜利了。因为我得出了一个自己始终不败的理由,那就是:你不够说服力。整个世界在我的观念中都还不够具有说服力,所以你没能改变我的想法、从而改变我。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这只是一个一带而过的借口。说着改变后或离开后的那个就不再是自己,只是因为那些选项的魅力远比不上坚持未曾为任何人改变的自己来得珍贵。所以现在,想要找到那个可以让自己不惜舍弃手上筹码的人或事,然后作出请求,给我指引,带我离开。

这次的错过并没有带来太大的遗憾或伤感,反而,是对于替我开启了旅程序幕而倍加感激。



我,要伤害你了。 

很多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想要联系你,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开启话题,甚至不知道到底应该做些什么才能衬得上你在我心中的地位。受恩于人,道谢即可;但是于你,咳咳,不好意思你这辈子完蛋了我没打算这么简单就了事不管你愿不愿意都得给我留下来等我报恩后再走期限的从现在开始直到我们能到达的最后。

不懂得该怎么去珍惜。

无聊,骚扰,神经质;撒娇,开心,感动,智商清零;担心,难过,想太多,互相伤害;抱怨生气,无理取闹。在找到答案之前,只能用各种方法得到与你的共同记忆,使出各种手段让彼此的两个世界保持连接。

「不想伤害别人,只想自己受伤,真狡猾。」「即使互相伤害,也要和你在一起。」

不到看见你属于别人的那一天我不会知道自己有多在乎;没有被你忍无可忍地咆哮过我怎么能够明白从前以后你给的所有溺爱有多大分量。伤痕,都是曾经努力珍惜过的证明。如果你准备一刀捅过来,我也会站在这里不动。疼痛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最无法忍受的是某一天你的喜怒哀乐,再也与我无关。

……是的你没看错,这代表我要开始写黑岩射手TV语录了!(鬼看的出来啊!)



【完。】

有一天我会忘记记得这一切。

因为我这么不可靠。

如果有一天我真的忘了这样深刻的心情忘了曾经为你心痛被你感动,

能替我回忆起来吗?



【20121124】

是的,题目的潜台词是:我害怕离开。

面对无奈的现状,我耗尽耐心也没法逼迫自己改变。不仅仅是缺少力气缺少勇气,还因为没有可靠的去处我如何放弃如今的立脚之地。所以才会求之于人。可是,即使再怎么虔诚地道出这个请求,也完全不能说明有多么坚信真的有人会带我离开,更何况或许连请求的心意都没能传达给任何人。我以一副广之于众的姿态凛凛然地说出所有的心声,背后却扼杀了任何回应的可能性。从一开始就没有报以希望,这一条不堪的道路,没有以为谁会也没有觉得谁能和我一起走。

那些过于美好而不忍玷污的。

那些眸中映照不出同样风景的。

甚至有一天,我的身影都会消失在这条路上,不再被人记起。

  评论这张
 
阅读(441)|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