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ノ塚

——给我翅膀,带我翱翔;赐我力量,允我入葬。

 
 
 

日志

 
 
关于我

【飾音妃名】镜音爱+黑岩本命。个人漫评+台词听写+资料整理翻译+私人创作+UTAU调教。美感至上。(当前头像与首页图id=11071336)

网易考拉推荐

吸血鬼骑士——早园琉佳、架院晓、蓝堂英  

2010-08-23 16:26:15|  分类: ║个人漫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园 琉佳(早園 瑠佳)Souen Ruka

 

吸血鬼骑士 有爱角色——早园 琉佳 - 城堡娃娃 - 祷告庭院

 

 

在黑主学园夜间部成立之后,作为新成员中的一名,面对理事长黑主灰阎一千问的问卷、蓝堂英的抱怨、小优姬意外出现带来的诱惑,琉佳一句毫不为之动摇的“不要让无聊的事情影响了和枢大人的学园生活”体现出的内心力量与气势,具有绝对的存在感。

对玖兰枢的爱慕,与蓝堂英相照应,在对锥生零的愤怒上面体现地最为明显。

在舞会上坚决只跟玖兰枢一个人跳,连从小一起长大、信赖着的架院晓都忍心拒绝。

感情的专一与坚决是琉佳的优点,而她最令人佩服的地方是——内心的坚强与不变的信念。

一直默默付出的琉佳,直到最后明白真相的琉佳,都保持着原来的心意。如此爱慕玖兰枢的她,面对优姬身份的事实,悲伤崩溃伤心欲绝什么的都不存在。她的信念,丝毫没有因为现实的改变而改变。淡淡的神情,诉说的是一如既往千年不变的执着。

 

吸血鬼骑士 有爱角色——早园 琉佳 - 城堡娃娃 - 祷告庭院
 

 我最佩服(真的是佩服,而不仅仅是喜欢的程度)琉佳的地方,就在这里。

刚刚才浮出水面的现实,对琉佳来说有多残酷有多打击完全看不到,只是简单表明已理解真相(从风运送过来的血的气味,我已经察觉到了)。需要人手保护日之寮的玖兰枢并没有下任何命令,是琉佳主动说出“我也前往日之寮”,主动成为这场战斗中玖兰枢的一臂之力,主动去做自己想要做的事,主动去面对去承认并且去努力去战斗,丝毫不沉溺于所谓的情感冲击现实压力。

琉佳的坚强,并不仅仅体现在这里。

 

吸血鬼骑士 有爱角色——早园 琉佳 - 城堡娃娃 - 祷告庭院

 

面对蓝堂英的关心、架院晓的疑虑,琉佳说“我要让他看看我是个多么值得信赖的好女人”。

虽然是玖兰枢那句“我很信任你”更加激起琉佳的斗志,可是最终的动力仍是来自本身的。

可是,这并不是单纯的一厢情愿。而她心中的信念,若被理解为是仅指对玖兰枢的爱慕也一样大错特错。

“我要让他看看我是个多么值得信赖的好女人”这句话,与其说是向蓝堂英和架院晓解释自己行为的原因,不如说是琉佳自身的宣言。她本来就是一个好女人,一个值得信赖的好女人。即使不是为玖兰枢,这一点也不会改变。她要在这场战斗中体现自己的价值。

所以,所谓的信念,是存在于琉佳内心的那份从始至终的坚强。

嗯,嗯,好啦,最后大家都一起啦,大团圆、好开心,啦啦啦~~~

 

吸血鬼骑士 有爱角色——早园 琉佳 - 城堡娃娃 - 祷告庭院

 

每次看到这里都觉得超好玩的说呢——我才不是打算走在你前面,只是腿长不一样你赶不上而已——哈哈哈!!!

 

 

 


 

 

 

架院 晓(架院 暁)Kain Akatsuki

 

吸血鬼骑士——早园 琉佳架院 晓 - Castle Doll - 祷告庭院

 

第一印象,冷淡,冷静。

跟蓝堂英、早园琉佳从小一起玩耍的晓,跟爱慕着、喜欢着玖兰枢的那两位伙伴不一样,从小时候见到玖兰枢无动于衷的态度到夜间部里淡淡地过着陪着大家的生活。外号虽然是“狂野前辈”,也一身狂野之气,可是内心却淡如水。跟大门一打开就热情回应日间部女生的呼唤的蓝堂英形成鲜明对比。动画一开场由于锥生零对玖兰枢的冒犯,那场夜间部五人挑战锥生零的场面,晓本来是要去劝架的,只是被锥生零挑衅般地摔在地上实在也是忍无可忍了。每次蓝堂英或早园琉佳对锥生零在玖兰枢面前的无礼举动表示强烈愤怒时,总是很合时宜地让他们保持冷静。

 

吸血鬼骑士——早园 琉佳架院 晓 - Castle Doll - 祷告庭院

 

他对玖兰枢没有特殊感情吗……大概是,又大概不是……一直都是玖兰舍长那样称呼吧……

第二印象,对早园琉佳,深情,却寡言。

那天在舞会上,黑主优姬过来问晓玖兰枢在哪里,晓直接就说“玖兰舍长的话,应该一个人在天台那边”。接下来是淡淡地对不远处站着的早园琉佳说“我告诉她,你不高兴吗”。面对早园琉佳“我只和枢大人一个人跳”的宣言,在回应了“原来如此”之后,晓依然倔强地伸出手邀请。他们两个,一样地执着。

 

吸血鬼骑士——早园 琉佳架院 晓 - Castle Doll - 祷告庭院

 

在玖兰枢一直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里不出来的那段时间,晓在走廊上遇见了带着悲伤出来的早园琉佳。看着坚强执着的琉佳在自己面前为了没能成功让玖兰枢吸血而伤心流泪。那一刻,只有晓能给予早园琉佳的宽厚的胸膛与安心的感觉。这是他们两个感情与信任的最好证明。

 

吸血鬼骑士——早园 琉佳架院 晓 - Castle Doll - 祷告庭院

 

包括玖兰李土后来利用了支葵千里的身体企图吸早园琉佳的血的那一次,正在跟蓝堂英跟随黑主优姬执行护卫工作的晓,却能够敏感地感受到早园琉佳即将面临的威胁赶到月之寮并及时相救。不是那颗安静而执着的心,做不到。而最后爽朗地面对心意不改的早园琉佳,用这么一句话来回应她的“枢大人所爱惜的人若是收到伤害,痛苦的是枢大人。我不想让枢大人伤心”:既然是这样,那我应该跟随玖兰舍长。

晓有着跟早园琉佳一样的执着,只是早园琉佳怀着对玖兰枢的感情去保护黑主优姬,而晓,带着对早园琉佳的感情去跟随玖兰枢。他们,是一样的。

 

吸血鬼骑士——早园 琉佳架院 晓 - Castle Doll - 祷告庭院
 
 
 
 
 
 
 
 


 
 
 
 
 
 
 
蓝堂 英(藍堂 英)Aidou Hanabusa
 
 

吸血鬼骑士——早园 琉佳と架院 晓と蓝堂 英 - Castle Doll - 祷告庭院

 

 
 话说蓝堂有很多逸事可以谈,跟早园琉佳的搞笑冲突啊、对日间部的女孩子的热情回应啊、对黑主优姬既妒忌又疼爱的感情啦什么的,一堆好东西可以讲呢。可是咧,我只想分享他关于玖兰枢的记忆那段。
首先声明哈,本人并不是因为中毒所以才选这段的,而是真的很感人嘛!跟平时活泼好玩的蓝堂不同,那是可爱又有爱的蓝堂哦,嘻嘻嘻~
随着玖兰李土复活日子的临近,所有隐藏在背后的阴谋慢慢露出迹象。面对架院晓的想法“我们什么都做不了”,认定自己是玖兰枢的朋友的蓝堂始终没有放弃调查整件事情希望能够给玖兰枢帮上忙的希望。在这种时候,还来了个“离家出走”。心里始终不安的蓝堂,回想起过去去玖兰枢相关的记忆。
 
 
吸血鬼骑士——早园 琉佳と架院 晓と蓝堂 英 - Castle Doll - 祷告庭院
 
 
“老爷说,能有个这么出色的儿子感到很高兴呢~”呵呵,听到夸奖就自我陶醉的小蓝堂!
在受到大家夸奖的时候,突然出现的那个没有礼貌的孩子,让蓝堂自然地有了主人家的气势。不仅对着玖兰枢喊着“你是谁?!怎么这么失礼!”,而且后来玖兰枢问“可以和我成为朋友吗”还直接回答“不要”。
 
 
吸血鬼骑士——早园 琉佳と架院 晓と蓝堂 英 - Castle Doll - 祷告庭院
 
 
可是接下来了解到的纯血种玖兰家族的地位与能力心里生发的是无言的敬佩与爱慕。虽然心里喜欢着玖兰枢这个跟自己年龄相仿的纯血种,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的魅力,蓝堂却是小孩子的倔强不愿承认。“不必道歉了,我讨厌枢大人。异常地被人恐惧、被人期待,但是,却那么温柔。”带着崇敬之心说出的这些话,承认的那些温柔,具有无可比拟的深情。我真的,很喜欢这个。
 
 
吸血鬼骑士——早园 琉佳と架院 晓と蓝堂 英 - Castle Doll - 祷告庭院
 
 
在玖兰枢失去双亲后的那个宴会上,阳台上的那个蓝堂明明是希望能够安慰玖兰枢的、明明是有很多话要说的、明明是有着那么深的感情的,可是,都没能说出来。“因为……因为我是枢大人的朋友所以我明白!”“我是讨厌明明喜欢枢大人却不敢说出口的自己!”“那时,我心意已决,我要成为能够保护这位大人的成员之一。”说实话,我喜欢蓝堂的这句话:我是讨厌明明喜欢枢大人却不敢承认的自己。原因呢,不清楚,只是浮现那个说着“我讨厌枢大人”带着复杂的感情走开的孩子,那个用期翼的阳光注视着玖兰枢的孩子,心里的温暖,停不住。
 
 
吸血鬼骑士——早园 琉佳と架院 晓と蓝堂 英 - Castle Doll - 祷告庭院
 
 
不得不承认的纯血种王者的气场,实力强大却那样地温柔,掩盖悲痛让人有想要去保护的冲动,这就是蓝堂面前的玖兰枢,被同龄孩子吸引而来的玖兰枢,问着“要和我成为朋友吗”的玖兰枢。日后,即使明知道会被玖兰枢责怪,却也能老是捉弄黑主优姬的蓝堂,就是这个同龄的、想要成为朋友的蓝堂,而不是别人。玖兰枢也只有对蓝堂,才会轻松地说出命令的、责备的话,甚至多次出手直接刮耳光。这段即使地位悬殊、但却彼此心照不宣的友情,连同默契与陪伴,注定带来感动的收场。泪……
在蓝堂这里,可以更深刻地明白在决战来临前,他们为什么说“我们并不是因为枢大人是纯血种才追随枢大人的”。其实大家心里明白,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跟玖兰枢有着无法说清的感情自愿留下的。那些泉涌般的心情……
 
 
 
 


 
 
 
 
 
附加语:把早园琉佳、架院晓、蓝堂英放在一起谈,不是乱来的。嗯。
 
 
 
——最后编辑:2011年6月21日
  评论这张
 
阅读(19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热度 --> > thide"> < thide"> < thide"> < thide"> < thide"> < thide"> < x} 更多t; &">我要抢> >brerNbrerde fc0 ide" id=menht="560" style="display:none;_>网易新闻< loft=de詘} rde fc0 ink}P cAccd5;d=de詘} rde flist} c07 模块结构#-- 热度 --> >x} > 模块结构#-- 热度 -->   发起的投票#-- 热度 --> {list a as x} {if ! pe}${referUserName|esrname}rname}投票给de fc03"> {vass=irst_opxt-d = defo;ermalink)}v> c=" f !!(bL> s " ToOpxt-dermalink)}vt"> > " ToOpxt-dif xde fc03"> t"> > > =irst_opxt-d==rNewU},iv> rname}rname}“.16[" ToOpxt-d {i]}”rname}rname}de fc03"> t"> iv> {/> > > {/li> > > k}/er=e!="="m) },<是${c[}/er=e]}”rname}rname}iv> {/> > rname}rname}rname}rname} > u{x.refe.mo'>4}{break}{/iv> {/if} {/list} thi h hei-rname}/"x} rde f> > l詘} rde> > &namebde fc03" > > l詘} rde> l詘} rde > > > > > > > a v cscro 锥绦判床﹕s=ss="8z} de fc03" ahv cscro 锥绦判床﹕s=ss="8z} > ape}de fc03" ahv cscro 锥绦判床﹕s=ss="8z} "来自网襡|es早bs> > ape}de fc03" ahv cscro 锥绦判床﹕s=ss="8z} > de fc03" lofthv csc blis"$_ elsei"app cs.src/rss+xm"fc0.pre="RSSs="adlina" href="http://castledoll1990.blogrss/sername)}"/  &nbs> 订阅此酝e|esk">de fc0 > ">

> !--[ b IE 6]bl詘} r &namst i1st i1-4larname} > 1"> wl {list a as> > x} > 1"> x.l {l {if !!y} ${y {itype{el22433nH:mes早bs> > li> > {/lili> > list} {x.="$d('wl HHde fc03"> 1"> wl {lis> > {/liiv> list} 'c06 'enc06 ',nc062'enc06 hmc园 皌"'bg6 'encg6 ',ncgc1'encgc1',ncgc2'encg62',ncgh 'encgc9' v园 皌"'s=" 'ens="3',ns="1'ens="4',ns="2'ens="5',ns="3'ens="6',ns="4'ens="7',ns="5'ens="9'}};de fDalifc0rvageU = '06/26/2307 04:37:48';de fthis.src=api = 'a" hrefapiedoll1990.blog';de fthis.src=msg = 'a" hrefapiedoll1990.blogmsg/d="';de fthis.src=d=" = 'a" hrefapiedoll1990.blog="http://castl/d="';de fthis.src=vcd = 'a" hrefapiedoll1990.blog="p/ckntcha.jpgx?llowttI.do/static/tor';de fthis.src=mrt = 'a" hrefb. .126.net/asspefefroyle/mbox/';de fthis.src=lock= 'a" hrefosedoll1990.blogersmon/ava.sl =';de fthis.src=loc2= 'a" hrefosedoll1990.blogersmon/ava.sl =';de fthis.src=pmmeportlock= 'a" hrefosedoll1990.blogersmon/ava.slpmmeportr';de fthis.src=fp" = 'a" hrefb. .126.net/ersmon/portrait/fnam/ogDview/';de fthis.src=l60k= 'a" hrefb. .126.net/ersmon/fnam60.plo';de fthis.src=fe w= 'a" hrefb. .126.net/ersmon/fname w.plo';de fthis.src=f40k= this.src=fe w;de fthis.src=adfe w= 'a" hrefb. .126.net/ersmon/admi_blname w.plo';de fthis.src=ept = 'a" hrefb. .126.net/ersmon/sspty.plo';de fthis.src=guadn_prof${x_ay:= 'a" hrefb. .126.net/ersmon/guadn_prof${x_ay:.gif';de fthis.src=phtoto_dndem = 'a" hrefeFrto.dndemtp://blog.163.wr clBnk}Cing #d5mai';de fw ow.CF = {de fc0caowYodade fc,"0":-3de fc,cb de fc,ccowYodade fc,chowYodade fc,cter-3 de fc,ck:0de fc,ci:['apiedoll1990.blo','a" hrefeFrto.p://blogeFrto//wap/derssdo ./wapbt=13000205' de fcbs> >,'udedoll1990.blo' de fcbs> >de fcbs> >de fcbs> >]de fc,cj:[-3]de fc,c de fc,cm:["", ink}/", romum/", musblo", a sle cion/", /", prof${x/", ppo" k/", ", archiv}nd]de fc,cf:0de fc,c grpvowYodade fcbs> ,ti:105252987de fcbs> ,t de fcbs> ,tc:0de fcbs> ,tl:3de fcbs> ,ut:0de fcbs> ,u de fcbs> ,um de fcbs> ,ui:0de fcbs> ,ud:defoHde fc,cp:{nr:1de fcbs> ,cr:1de fcbs> ,vr de fcbs> ,fr:2Hde fc,cs:0de fc,ct:{'nav':['> ',n萍龉',n相册',n音乐',n收藏',n博友',n关于我',n#000;"'],'enabled':[0,1,6],'{x.titlnav':llose>${('11111111',2HHde fc,cuowYodade fc,cvowYodade fc,cwowYodade f};de fw ow.UD = {};de fUD. = {de fc0 u{x.pubo/static/de fcbs,u{x.refe:'="http://castl de fcbs,">${refe:'" value= de fcbs,{visitor.imageUbo/81418675850de fc> ,b"ha"${:'a" href="http://castledoll1990.blo/ de fcbs,g ito'她 de fcbs,efter:'="http://castl@p://blo de fcbs,eFrtop:/refe:'="http://castl de fcbs,eFrtop:/H refe:'="http://castl de fcbs,TOKEN_HTMLMODULE de fcbs,isMitliU{x.Bnk}owYodade fs> ,isWumiU{x.:defode fcbs,sR" k de f};del詒deiptbdebs> _urss_nacc= blog';nete"haT blker();de f ass Imefe()ror= = 'a" hrefink}tp://blogasspefef{visis/afroyse.plo?s=p&t='+ass Dali()rhe ageU();de fl詒deiptbde$sh(dthu at)},i[r].l=1*ass Dali();a=s.cape}eE260}${(o) votm=s.he E260}${sBy refe(o)[0];a.async=1;a.a'itg;m.llowttN e.in{x.tBlanre(a,m)de f})(w ow,dnk" a,'rdeipt',n//="ht oft-afroy/blsters/afroy/blstjs',nga');dede fga('cape}e', 'UA-692049:/-1', '"hoo');de fga('s ', 'pefeview');de},/st);dedededel詒deiptb dededelrdeipt elsei" } /javardeiptlbdebs> w ow. ageUout(fun cion(){de园 J.0pxdSdeipt('a" hrefmusblttp://img.phph.js?0"1');de园 de园 J. DalaByDWR(this.src=d=",'MusblBeanNew','retCopy clasMusblSessionToke ' rNewU);de詝,000t);del詒deiptbdededelrdeiptbdew ow. ageUout(fun cion(){de f ourr rdeipt = dnk" a.cape}eE260}${('rdeipt');debs> rdeipt.async = 1;debs> rdeipt.or= = 'a" hrefi1. .126.net/assreght:0/v s/jsg.163_aswlf_V3_1.js';de f dnk" a.body.app Child(rdeipt);debs> },/st);dedel詒deiptb de fcb